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猎奇八卦 >

亲历西藏和平解放 王贵:用藏语搭起民族沟通的桥梁

他叫王贵,湖南人,在西藏工作了31年。1950年,进军西藏、经营西藏的任务确定后,调整组织、配备干部的工作就开始了。大学毕业后刚刚参军一年多的王贵,被编为十八军司令部侦察科的见习参谋,开拔进藏,这一年他刚满19岁。

亲历西藏和平解放 王贵:用藏语搭起民族沟通的桥梁

“打开”康定以后,部队缴获了一本《汉藏辞典》,因为当时只有这一本辞典,王贵及科里其他参谋们只好自己抄写学习,上边一句汉语,下边一句藏语,一边行军一边抄。

西藏工委和十八军都曾对机关干部学习藏语文发过指示,要求大家为长期建设西藏做好本职工作,必须攻克藏语文关。语言的确是一道看不见的难关,而当年只有22岁的王贵,不仅越过了崇山峻岭,站在了布达拉宫前,还打破了和藏族同胞之间无形的障碍。

“喜马拉雅山再高也有顶,雅鲁藏布江再长也有源,藏族人民的痛苦再深也有边。伟大的共产党来了,苦变甜。”回想起在西藏时的工作,王贵表示,西藏工作比在内地还好开展,特别是会说藏语、会唱藏语歌、会跳藏族舞,就能和藏族同胞们打成一片!

从1959年开始,西藏建设进入新阶段。此时已经进藏九年、却还不到30岁的王贵接到了新任务。因为他是学藏语学得最好的人之一,比较年轻,还可以讲课,所以他被专门调去做培训边防情报侦察干部的工作。

在培训过程中,王贵还自编了学藏语教材:“奶渣‘曲热’、酸奶‘雪’、一切的奶子叫‘沃玛’、面叫‘卓习’、米叫‘斋’、糌粑还是叫‘糌粑’。”王贵与藏语的缘分,就这样持续了几十年。到了现在,王贵还会翻看字典,不断地丰富自己。

“在那东山顶上,升起了皎洁的月亮,那娇娘的脸庞,浮现在我心上”,对于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,王贵也有自己的翻译,“那娇娘的脸庞在我心中荡漾”。王贵说:“‘廓廓’就是转来转去,在我心中转来转去。他写个浮现在心上翻译得不好,荡漾好。”

19岁到50岁——王贵的大好年华都是在西藏度过的。在他心里,早已把西藏当成了第二故乡。

语言不仅是工具,还是桥梁,是钥匙,更是无数西藏解放亲历者们无悔青春的见证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